当前位置: 首页
>新闻动态>卫计要闻
与想象不一样的非洲我来过了
来源:办公室(对外交流合作处)发布时间:2017-11-15 10:23字体:【

参与过援外医疗,执医生涯圆满了。
  “今天是苏丹2009年8月24日星期一晚上11时40分,很想写点东西,但要写的东西太多了,不知从哪写起,对了,就从喀土穆回到阿布欧舍医院接收的第一个病人写起吧!”这是吴献伟到苏丹后写给家里的第一封信,也是他提起援外经历就骄傲地讲述的故事。

在苏丹首例手术   他翻墙为患者去取麻醉药


    那是到苏丹阿布欧舍医院的第一天,经历16小时长途飞行、转机、转车后才安顿下来。然而,凌晨5时就通知他,急诊产妇需要手术,吴献伟说:“到了医院,我才知道是个年轻产妇,在家里两天没把娃生下来,特别危急。”吴献伟来自西安市红会医院,负责的手术多半是骨科、创伤类手术,剖宫产手术并不是他擅长的。
    手术准备时,来了一位60来岁的苏丹医生Banla来配合手术。吴献伟说:“等我们提及要口罩和帽子时,Banla的回答竟然是‘马非’(苏丹语:没有)。看到我们惊讶的眼神,他转身走进一间黑房子,等了一会,手里抓着一把绿色的布头出来了,递给我们,我们接过来一看,原来是布口罩和帽子,他示意让我们戴上,接到手里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怪味,原来口罩竟是别人用过的。”
    走进手术间,设备比想象的好,吴献伟心里镇定多了。只有一个巡回护士和一个配合医生,病人上床后却没人输液,吴献伟示意护士扎针,这时苏丹医生拿来两个包裹,说是麻醉包和手术包,吴献伟接过麻醉包直接“傻眼了”,原来是一个反复消毒的腰麻包。吴献伟问“麻醉药呢?”苏丹医生回答“马非”,“啊!‘没有’,妈呀!我国政府捐助的医疗物资也还在前往苏丹的路上,这有天大的本事我也麻不了啊!”他犯了难。
    吴献伟突然想到,在他收拾入住的房间时发现一盒药,上面写着:Mar-caine Spinal 0.5% Heavy。“这是重比重腰麻药”。可医院门已锁,吴献伟顾不得太多,翻过了大门,飞快地向驻地跑去,拿了药转身就跑。
    随后又遇到一个考验,腰麻穿刺针没有一个像样的,有的早已锈迹斑斑。人命关天,孕妇还在手术台上等待麻醉后手术,吴献伟只好拿消毒液和盐水冲洗针头,并仔细用纱布擦拭干净,功夫不负有心人,麻醉过程很顺利,吴献伟长长舒了口气。


为新生儿人工呼吸   为感谢中国医生孩子取名“友谊”


    这场剖宫产没那么轻松。吴献伟回忆,一起做手术的邱洪涛医生突然喊起来,“小孩头部进了阴道,我的手够不到,你帮我向上推一下。”吴献伟又吃惊又不好意思,“我怎么推?”她回答,“戴上手套,从阴道进去”,她急切地喊着,果不其然,吴献伟很快触摸到了胎儿的头,向上一推,又触到了邱医生的手,成功了!胎儿很快被拎了出来。
    “小孩的呼吸不好,需要气管插管。”邱医生一边说一边把小孩递到了护士手里,护士把孩子放到了一个推车上。吴献伟急忙到处寻找气管导管,都是成人的导管,没有幼儿导管,他转身看,护士仍在给小孩吸痰,小孩嘴唇和四肢都是青紫的。”
    “没时间了,只有口对口人工呼吸。”吴献伟边想就边做了起来,大概3分钟不到,小孩的嘴唇变红了,四肢也不再青紫了,但此时呼吸仍不太好,在他的带领下,护士也学着给小孩做起人工呼吸,不一会,小孩呼吸就恢复正常,并且睁开黑又亮的大眼睛。在场的人都露出了笑容,家人为了感谢中国医生们的救治,将孩子取名“友谊”。


推广局部麻醉   “手术一做完 他们竖起大拇指”


    非洲整体经济水平落后,人们对健康的意识也非常薄弱。“那边有很多‘过度医疗’。例如只要牙疼了就直接拔牙……”吴献伟提到,他轮值到苏丹恩图曼友谊医院时,一天要做7-8台扁桃体摘除手术,多半是扁桃体反复发炎的人,青少年居多。为此,他们多次建议当地医生重新制定治疗方案并向患者告知疾病科普。
    因为当地经济条件不好,手术使用全麻舒适度高,但费用也高。“很多手术其实可以不用全麻,我建议他们用神经阻滞的方式局麻,这样患者既能很好地麻醉,又不会花费太多。”听完吴献伟的建议,当地的医生表示“只在教科书上看到过神经阻滞的方式,没有试过。”恰巧那时候来了个创伤骨科的患者,“是我显身手的时候了。”吴献伟在中国每天做近十台骨科手术,有不少需要进行神经阻滞方式的麻醉。这次,在苏丹他为创伤骨科患者实施神经阻滞局麻,“手术一做完,他们就竖起了大拇指。”


两年援外生活   回国后常接到来自苏丹的牵挂


    一例例手术让苏丹人民认可“中国人是最勤劳的人。”又通过不断的帮助,让共事的当地医生和护士念念不忘。吴献伟回国后还常常能接到阿语电话,那是来自苏丹的牵挂。
    每次有新队员即将前往苏丹,吴献伟总是买一堆小物品托他们带给那边的老朋友,小到一枚U盘,还有他们需要的一些东西,吴献伟都会尽己所能。援外只有两年,可是友谊却在不断绵延。“参与过援外医疗,执医生涯圆满了。”吴献伟说,日后有机会还要再踏上非洲那片淳朴的土地,去看望那群牵挂的朋友们。( 华商报记者王玮)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到:
0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页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